假期的时候看了《达·芬奇密码》,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说不看书直接看电影会看不懂
因为里面涉及到了太多有关宗教的问题,一般不怎么了解基督教的中国人应该是很难看懂的。
我之所以能看的懂,完全是因为前几个月我刚刚看了BBC出品的《宗教全系列》
里面以圣经考古的角度很详尽的讲述了关于基督教的起源、发展以及圣经里提到的几个关键人物和经典故事
包括电影里所提到的《死海卷轴》等文献也涉及到了,
关于抹大拉的玛利亚,《宗教全系列》里有一章是专门讲她的,并且从考古学的角度重新定义了她,我在Bolg里也曾经详细的讲过。
 
看完电影觉得还是有很多疑点没有完全明白,于是干脆利用假期把书读了一遍。收获不少~
书写的文笔很一般,但还算讲的清楚明白,几条线索是平行铺开的。
对比电影,书里对密码的解构要详尽的多,并且是在介绍了背景的情况下慢慢展开的,很容易理解
相反电影因为时间的关系,很多经典的细节都被舍弃了,很可惜。
直接的后果就是,不但有些情节让人看的莫名奇妙,而且也大大的降低了影片的连续性
 
因为是先看的电影后看的书,所以不免在看书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把电影里的人物形象往书里嵌….
总体来说,大部分演员选的都很棒:
汤姆·汉克斯就不说了,影帝级人物,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保罗·贝塔尼扮演的白化病基督徒,把人物的那种既绝望又虔诚的感觉演的非常到位
还有万磁王伊恩·麦凯伦(Ian
McKellen),绝对比书里描写的提彬爵士还要精彩
让·雷诺扮演的是他一贯的法国警察形象,也还算称职
唯一让我觉得不满的是奥黛丽·塔图(Audrey Tautou)扮演的索菲,
照书里的描写,索菲是王室的后代,有着漂亮的红色头发与橄榄绿色的眼睛,她出场时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是位优雅的法国中年女人。
但是电影里的奥黛丽·塔图不但把白色的毛衣换成了职业黑色套装,
而且曾经以古领精怪的Amelie而出名的她根本就没有半点书里描写的那种王室的优雅……..很显然,选择她完全是票房的需要
 
书里的很多情节影片里都做了改动,而最让我觉得可惜的是书里关于索菲与兰登的爱情
虽然我一向都很反感好莱坞式的圆满大结局,但就这个故事来说,
在经历了那么多挫折与信任的考验之后,两个充满智慧的人彼此吸引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可惜的是,导演把这场戏处理成了有点类似父女情感的结局……
 
说到书,其实最吸引我的还是那些关于密码的解读、符号学以及不为人知的宗教历史
5月份,在北京的自然博物馆有一个『达·芬奇科技展』,其中就有达·芬奇设计的密码筒,所以在影片里看到它的时候我并不觉得惊奇
但是书里对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和《最后的晚餐》的解读却让我觉得很是新鲜~
还有关于圣杯的猜测、圣殿骑士团的历史、十字军东征、玫瑰线以及五芒星和异教徒的说法,都很吸引我
故事好像已经不是第一位的了,关于基督教的历史反倒变成了我更感兴趣的事~
 
据我所知,耶稣是确有其人的,在公元前,是他一手创建了基督教。
但他到底是不是所罗门的后代、犹太人的王就不得而知了,我想应该是他为了传教方便而编造的背景。
不过现在的圣经把他描述成了一个神,夸大了他的影响力,这是宗教统治的需要。
抹大拉的玛利亚并不是书里描写的王室后代,也不是圣经里所说的妓女。
就现在考古学的结论,她来自加利利海峡附近的一个小镇,因为相信了耶稣的布道而跟从了他,做了耶稣的第13个门徒。
在1945年发现的《死海卷轴》中有一本非正典文献——《玛利亚福音书》里很详细的记载了关于玛利亚的故事,
书里说玛利亚是耶稣最爱的门徒,耶稣爱她胜过其他人,并且准备让玛利亚来继承基督教并让它发扬光大。
这就是历史上一直有『玛利亚与耶稣是夫妻』这种说法的来源。
在耶稣死后的300年,公元325年,随着基督教信众的不断扩大,与异教的斗争越发激烈,以致威胁要把罗马一分为二
当时的罗马皇帝,信奉异教『拜日教』的君士坦丁大帝为了罗马的统一,宣布基督教为罗马的国教
至此,基督教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官方身份。
在接下来的『尼西亚会议』上,包括圣经内容以及耶稣神性等在内的诸多细节得到了确定与统一
出于政治目的,耶稣在这次大会上被正式确定为神,而教廷则是唯一可以让信众得以接近上帝的途径
为了磨灭耶稣的人性,所有描写耶稣世间生活的福音书和文献都被从圣经里剔除,并被焚毁。
《死海卷轴》是少数幸存下来的珍贵文献之一
作为耶稣世间伴侣的玛利亚,理所当然的遭到了封杀,
为了诋毁这位女性在基督教中的地位,《圣经》里把她描述成了一个需要拯救的妓女。
这就是这本书——《达·芬奇密码》故事假设的基础~
 
郇山隐修会是虚构的,也没有波提切利、列昂纳多·达·芬奇、艾撒克·牛顿、维克多·雨果这些著名成员。
达·芬奇是个喜欢恶作剧的人,经常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加密术,
但对书里所说《最后的晚餐》中对圣杯的猜测,尤其是关于V和M的说法,我觉得有点牵强,至多只能算是现在学术界中流传的几种假设罢了
个人认为,达·芬奇只是用了隐喻的方法在这幅画里为玛利亚正了名而已,顺便也嘲笑一下这段基督教的黑暗历史
至于耶稣到底有没有后代,我想即使有,在将近2000年的宗教斗争历史里也早就被铲除了…….

  索菲靠着兰登坐在长沙发上,喝着茶吃着烤饼,享受着食物的美味。雷·提彬爵士微笑着,在炉火前面笨拙地踱来踱去。假肢敲在地面上,发出“叮叮”的声响。

  提彬的“书房”跟索菲曾见过的其他书房不一样。这位爵士的书房比最豪华的办公室还要大六七倍,是个由试验室、档案馆和跳蚤市场组合而成的混合物。天花板上垂下的三个树枝形吊灯照耀着房间,瓷砖地板上摆放着巨大的工作台。工作台的上面堆着许多书籍、艺术品、仿制品和多得让人吃惊的电子设备:电脑、投影仪、显微镜、复印机和附带着平面印刷机的扫描仪,真是样样俱备。

   
读书时我不看任何与书相关的信息,怕它影响我对书的初次理解或把我的头脑变成他人思想的跑马场,我希望我的理解足够赤忱。

   
读书时我不看任何与书相关的信息,怕它影响我对书的初次理解或把我的头脑变成他人思想的跑马场,我希望我的理解足够赤忱。

  “关于圣杯,”提彬用布道式的口吻说道,“许多人只想知道它在哪里,恐怕这个问题我永远都无法回答。”

  提彬快步走了进去,有些羞怯地说:“这是由舞厅改造的,因为我很少跳舞。”

  
《达·芬奇密码》是美国作家丹·布朗的长篇小说,2003年出版。一开始我还以为《达·芬奇密码》是一本严肃的艺术知识科普书籍,在读到10%时候才发觉是个福尔摩斯探案,而在读到50%时才又明白它是宗教文化的传道,至少我是这么认为。丹·布朗用一个寻找圣杯的故事,把宗教文化巧妙的添置其中,而无论内容的对错,他引起了人们对宗教文化的探究热情。

  
《达·芬奇密码》是美国作家丹·布朗的长篇小说,2003年出版。一开始我还以为《达·芬奇密码》是一本严肃的艺术知识科普书籍,在读到10%时候才发觉是个福尔摩斯探案,而在读到50%时才又明白它是宗教文化的传道,至少我是这么认为。丹·布朗用一个寻找圣杯的故事,把宗教文化巧妙的添置其中,而无论内容的对错,他引起了人们对宗教文化的探究热情。

  他转过身,盯着索菲:“然而,更重要的问题应该是:圣杯是什么?”

  索菲觉得整个夜晚都在神奇世界中漫游,一切都是那么新鲜。“这些都是您用来工作的吗?”

   
“本书对所有关于艺术品、建筑、文献和秘密仪式的描述都准确无误。”书的一开始就这么强调了自己的客观权威,而越这么说,让我越感觉我要谨慎看待文中事物和观点,因为只有江湖骗子才会说自己完全的对。

   
“本书对所有关于艺术品、建筑、文献和秘密仪式的描述都准确无误。”书的一开始就这么强调了自己的客观权威,而越这么说,让我越感觉我要谨慎看待文中事物和观点,因为只有江湖骗子才会说自己完全的对。

  索菲感觉出两位男士都对此非常关注。

  提彬说道:“探索真理是我的最爱,而圣杯则是我最爱的情人。”

  
 故事一开始就分开了三条线,一条是罗伯特·兰登和索菲·奈芙寻找圣杯;另一条是塞拉斯寻找圣杯;最后一条是我觉得与故事并没多大联系的曼努埃尔·阿林加洛主教,他的人物冲突感不强,甚至到最后它还是一条支线。文本有个有趣的伏笔,就是导师一直告诉塞拉斯拿拱顶石时不要伤害任何人,但导师并不是个仁慈的人(从他指使杀害4人事情上看),那为何要强调不能伤害,那么答案就是导师就在寻找圣杯队伍中。其实通篇的关键点,不在于寻找圣杯的过程,而在于描述圣杯的渊源。

  
 故事一开始就分开了三条线,一条是罗伯特·兰登和索菲·奈芙寻找圣杯;另一条是塞拉斯寻找圣杯;最后一条是我觉得与故事并没多大联系的曼努埃尔·阿林加洛主教,他的人物冲突感不强,甚至到最后它还是一条支线。文本有个有趣的伏笔,就是导师一直告诉塞拉斯拿拱顶石时不要伤害任何人,但导师并不是个仁慈的人(从他指使杀害4人事情上看),那为何要强调不能伤害,那么答案就是导师就在寻找圣杯队伍中。其实通篇的关键点,不在于寻找圣杯的过程,而在于描述圣杯的渊源。

  提彬继续说道:“要完全了解圣杯,就首先要了解《圣经》。你对《新约》了解多少?”

  “圣杯是名女性。”索菲的脑海里闪过那些相互交织的概念。“您说您有一幅圣杯的画?”

    书中有几个我比较注意的关键字。

    书中有几个我比较注意的关键字。

  索菲耸耸肩,说道:“一点也不了解,真的。我被一个信奉列昂纳多·达·芬奇的人抚养长大。”

  “确实有一幅。但不是我把她称为圣杯的,是耶稣自己这么称呼她的。”

    基督教。基督教是对奉耶稣基督为救世主的各教派统称,有天主教、
东正教、新教三大派别。教会信仰耶稣,以圣经为教义,引导人们信耶稣得永生。《圣经》又名《新旧约全书》,由《旧约》《新约》组成,《新约》当中有四部福音书(福音,基督教指耶稣的话及其门徒传布的教义)。那些不信基督教的人,基督教称之为异教徒。

    基督教。基督教是对奉耶稣基督为救世主的各教派统称,有天主教、
东正教、新教三大派别。教会信仰耶稣,以圣经为教义,引导人们信耶稣得永生。《圣经》又名《新旧约全书》,由《旧约》《新约》组成,《新约》当中有四部福音书(福音,基督教指耶稣的话及其门徒传布的教义)。那些不信基督教的人,基督教称之为异教徒。

  提彬对此既惊讶又颇为赞赏。“真是个开明的人。好极了!那么,你一定知道列昂纳多是圣杯秘密的守护人之一。他把秘密藏在了他的作品当中。”

  索菲扫视着墙壁,问道:“是哪一幅啊?”

    郇山隐修会(Priory of
Sion)。在文中说是一个酷爱女神圣像学,信仰异教偶像崇拜女神,蔑视天主教的组织,大多数人说这是作者的臆想。我对于这组织存不存在没有什么兴趣,因为它没有影响力,并不重要。

    郇山隐修会(Priory of
Sion)。在文中说是一个酷爱女神圣像学,信仰异教偶像崇拜女神,蔑视天主教的组织,大多数人说这是作者的臆想。我对于这组织存不存在没有什么兴趣,因为它没有影响力,并不重要。

  “是的,罗伯特也这么说。”

  “嗯……”提彬作出一副好像忘记了的样子。“圣杯,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上用的杯子,圣餐杯。”他突然转过身,指向远处的一面墙。那是一张八英尺长的《最后的晚餐》的放大照片,跟索菲刚才看过的那幅一模一样。“她在那儿!”

  
 五芒星。符号的意义,不同宗教、地区、时期都有所差异。在文中则认为,在早期宗教,五芒星象征维纳斯(代表女人爱和美的女神);基督教则认为是邪恶的符号。

  
 五芒星。符号的意义,不同宗教、地区、时期都有所差异。在文中则认为,在早期宗教,五芒星象征维纳斯(代表女人爱和美的女神);基督教则认为是邪恶的符号。

  “那么,你知道达·芬奇对《新约》的看法吗?”

  索菲肯定刚才她错过了什么。“这就是您刚才给我看的那一幅啊。”

    圣杯(Holy
Grail)(Sangreal)。书中认为圣杯是个女人,即抹大拉的玛利亚(Magdalene),耶稣的妻子。但是文中,“圣杯美就美在它虚无缥缈的本质”,这确实让人疑惑对于圣杯的定论,作者到底是认为圣杯是个女人,还是一种意志。我认为,书中的圣杯是带有某种意志的女人,而这种意志是什么,取决于赋予它的人,重点在于意志,而不是人。而网上资料认为,圣杯(也叫圣餐杯)是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使用的一个葡萄酒杯子,或者是装放耶稣的血液的杯子。

    圣杯(Holy
Grail)(Sangreal)。书中认为圣杯是个女人,即抹大拉的玛利亚(Magdalene),耶稣的妻子。但是文中,“圣杯美就美在它虚无缥缈的本质”,这确实让人疑惑对于圣杯的定论,作者到底是认为圣杯是个女人,还是一种意志。我认为,书中的圣杯是带有某种意志的女人,而这种意志是什么,取决于赋予它的人,重点在于意志,而不是人。而网上资料认为,圣杯(也叫圣餐杯)是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使用的一个葡萄酒杯子,或者是装放耶稣的血液的杯子。

  “不知道。”

  提彬调皮地眨眨眼:“我知道,不过,这幅放大的照片看起来更加让人激动。难道不是吗?”

   
宗教是个很深的学问,这本书只是开了个头。延伸出的课题,类似宗教的历史、宗教与政治、宗教与民族等,都可深入探究。

   
宗教是个很深的学问,这本书只是开了个头。延伸出的课题,类似宗教的历史、宗教与政治、宗教与民族等,都可深入探究。

  提彬开心地指着对面的书架,说道:“罗伯特,请从书架的底层把那本《达·芬奇的故事》拿过来。”

  索菲转过身,向兰登求助道:“我糊涂了。”

摘抄

摘抄

  兰登穿过房间,在书架上找到了一本很大的艺术书籍,拿了回来,放在桌子上。提彬把书转过来朝着索菲,翻开沉重的封面,指着封底上的几行引言说道:“这些摘自达·芬奇所作的有关辩论术和思考方法的笔记。”他指着其中的一行说道:“我想你会发现这一行跟我们讨论的话题有关。”

  兰登微笑着说:“没错,圣杯确实出现在《最后的晚餐》上。达·芬奇把她放在了显著的位置上。”

1、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信仰都是建立在虚构的基础上的。无论是古埃及还是当代宗教,都是通过隐喻、寓言以及夸张的方式来描绘他们心中的神或上帝。

1、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信仰都是建立在虚构的基础上的。无论是古埃及还是当代宗教,都是通过隐喻、寓言以及夸张的方式来描绘他们心中的神或上帝。

  索菲念着上面的字。

  索菲说:“等一下。您说圣杯是个女的,可《最后的晚餐》画的是十二个男人呀。”

2、双鱼时代,每个人更倾向求助于宗教的权威力量来解答自己的难题;水瓶时代,人类会掌握真理,会独立思考;

2、双鱼时代,每个人更倾向求助于宗教的权威力量来解答自己的难题;水瓶时代,人类会掌握真理,会独立思考;

  许多人故意制造错觉和虚假的奇迹,来欺骗大众。

  提彬面带疑惑地问道:“是吗?你再仔细地看一下。”

附录

附录

  ———列昂纳多·达·芬奇

  索菲有些吃不准了,她走到那幅画跟前,逐个端详那十三个人物:耶稣基督在中间,六个门徒在左边,其余六个在右边。“都是男的。”索菲肯定地说。

1、卢浮宫博物馆

1、卢浮宫博物馆

  提彬指着另外一行:“还有。”

  “哦?”提彬说道,“站在显要位置的那个人呢?就是耶稣右手边上的那个。”

卢浮宫博物馆始建于1204年,位于法国巴黎市中心的塞纳河北岸,是法国文艺复兴时期最珍贵的建筑物之一,以收藏丰富的古典绘画和雕刻而闻名于世。

卢浮宫博物馆始建于1204年,位于法国巴黎市中心的塞纳河北岸,是法国文艺复兴时期最珍贵的建筑物之一,以收藏丰富的古典绘画和雕刻而闻名于世。

  无知遮蔽了我们的眼睛,让我们误入歧途。啊!尘世间可怜的人们啊,睁开眼睛吧!

  索菲仔细地观察着耶稣右手边上的那个人。她审视着那个人的脸型和身材,不由得惊诧万分。那人长着一头飘逸的红发,两只手纤细白皙,乳房的轮廓隐约可见。没错,那是个女人。

2、罗斯林教堂(Rosslyn Chapel)

2、罗斯林教堂(Rosslyn Chapel)

  ——列昂纳多·达,芬奇

  索菲叫道:“那是个女人!”

罗斯林教堂,该教堂是威廉.圣克莱尔于1446年建造的,坐落在苏格兰爱丁堡市以南的七英里处的罗斯林镇。教堂正处在南北交叉子午线经过格拉斯顿伯里的位置,罗斯林(Rosslyn),最早的拼法是Roslin,就是从这条被神化的”玫瑰线”得来的。

罗斯林教堂,该教堂是威廉.圣克莱尔于1446年建造的,坐落在苏格兰爱丁堡市以南的七英里处的罗斯林镇。教堂正处在南北交叉子午线经过格拉斯顿伯里的位置,罗斯林(Rosslyn),最早的拼法是Roslin,就是从这条被神化的”玫瑰线”得来的。

  索菲感到一阵寒意。“达·芬奇在谈论《圣经》吗?”

  提彬放声大笑起来:“太吃惊了,太吃惊了。相信我,没错的。达·芬奇非常善于刻画男女的差异。”

3、千禧年

3、千禧年

  提彬点点头,说道:“列昂纳多对《圣经》的看法跟圣杯有直接的关系。实际上,达·芬奇画出了真正的圣杯,一会儿我就拿给你看。不过,我们必须先讲一下《圣经》。”提彬停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道:“你对《圣经》所需了解的一切可以用伟大的教会医生马丁·珀玺的一句话来概括。”提彬清了清喉咙,大声说道:“《圣经》不是来自天堂的传真。”

  索菲简直无法再把视线从那个女人身上移开。《最后的晚餐》理应画的是十三个男人!这个女人是谁?虽然索菲曾多次看过这幅画,可她从未注意到这么明显的异常之处。

千禧年又名千福年,其概念源于基督教教义,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一千年。  

千禧年又名千福年,其概念源于基督教教义,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一千年。  

  “您说什么?”

  提彬说道:“没有人能注意到。我们多年来形成的对这幅画的认识已经根深蒂固,它蒙蔽了我们的双眼,使得我们忽视了这些异常之处。”

4、阿蒙(Amon)

4、阿蒙(Amon)

  “亲爱的,《圣经》是人造出来的,不是上帝创造的。《圣经》不是神奇地从云彩里掉下来的。人类为了记录历史上那些喧嚣的时代而创造了它。多年以来,它历经了无数次翻译和增补修订。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过一本确定的《圣经》。”

  兰登补充道:“我们对很多事情都司空见惯,大脑有时是凭印象来工作的。”

埃及传说中代表男性生殖的神

埃及传说中代表男性生殖的神

  “哦。”

  提彬说道:“你忽视了这个女人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许多艺术书籍上的照片都是1954年之前拍的。那时这些细微之处被层层的污垢掩盖着,而且大量的修复工作都是由18世纪的一些笨拙的工匠完成的。现在.这幅壁画终于被清理得跟原作一模一样了。”他指着那张照片说道:“就是她。”

5、伊希斯(Isis)(LISA)

5、伊希斯(Isis)(LISA)

  “耶稣是一个非常有影响的历史人物,也许称得上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高深莫测和最有灵气的领袖。作为预言中的救世主,他倾倒了众多君王,激励了千万民众,创立了新的哲学。作为所罗门王和大卫王的后代,耶稣完全有权要求获得犹太国王的王位。那么,他的一生被成千上万的追随者记录也就不足为奇了。”提彬停下来,喝了一口茶,然后把茶杯放回到壁炉架上,接着说道:“人们认为原来的《新约》有八十多个福音,可是后来只有很少的几个被保存了下来,其中有《马太福音》、《马克福音》、《路德福音》和《约翰福音》等。”

  索菲走近那张大照片。耶稣边上的那个女人看上去很年轻,满脸度诚。她体态端庄,满头漂亮的红发,正安详地握着双手。这就是那个能乔手空拳粉碎罗马教廷的女人?

埃及传说中代表女性生殖的神

埃及传说中代表女性生殖的神

  索菲问道:“收录福音的工作是谁完成的呢?”

  索菲问道:“她是谁?”

6、玫瑰(Rosa rugosa)

6、玫瑰(Rosa rugosa)

  “啊哈!”提彬突然进发出了极大的热情。“这是对基督教最大的讽刺!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圣经》是由罗马的异教徒皇帝康斯坦丁大帝整理的。”

  提彬答道:“亲爱的,那就是抹大拉的玛利亚。”

玫瑰象征秘密(under the rose 代表了严守秘密)、女性、指引方向。 

玫瑰象征秘密(under the rose 代表了严守秘密)、女性、指引方向。 

  索菲说道:“我还以为康斯坦丁是个基督徒呢。”

  索菲转身问道:“那个妓女?”

365bet亚洲官方投注 1

365bet亚洲官方投注 1

  提彬不屑地说:“根本就不是。他一生都是个异教徒,只是在临终的时候才接受了洗礼,因为那时他已经无力反抗了。康斯坦丁在世时,罗马的官方宗教是拜日教——信奉‘无敌的太阳’的宗教,而康斯坦丁是当时的大主教。然而不幸的是,在罗马发生的一场宗教骚乱愈演愈烈。耶稣被钉上十字架三百年后,他的追随者成几何倍数地增长。基督徒和异教徒开始冲突,矛盾加剧,最后双方甚至威胁要把罗马一分为二。康斯坦丁决心干预此事。公元325年,他决定用一个宗教来统一罗马。那就是基督教。”

  提彬倒吸了一口气,好像被这句话刺痛了。“她不是妓女。这个不幸的误解是早年罗马教廷发动的那场战争留下的。罗马教廷不得不诋毁玛利亚,以此掩盖她所携带的危险秘密,掩盖她作为圣杯的角色。”

  索菲吃惊地问:“为什么一个信仰异教的皇帝要把基督教作为国教呢?”

  “她的角色?”

  提彬笑了起来:“康斯坦丁是个非常精明的商人。因为他看到基督教正处于上升阶段,他无非就是要支持能获胜的一方。历史学家们至今仍对康斯坦丁表现出的雄才伟略极为赞赏,因为他竟然让那些拜日教的教徒转而信仰了基督教。他把异教的标记、纪年和仪式都融入正在不断壮大的基督教,从而创立了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混合宗教。”

  提彬说道:“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早年的罗马教廷告诉世人生活在尘世间的耶稣是个神。因此,任何描述耶稣凡人生活的福音都必须从《圣经》中删除。然而不幸的是,那些早期的编写者发现福音中有个反复出现的主题,这一主题描绘了耶稣的尘世生活,令他们感到非常棘手。那就是有关抹大拉的玛利亚的福音。”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更确切地说,是关于她和耶稣的婚姻的主题。”

  兰登说:“实际上是变形。基督教的标记中可以找到许多异教的痕迹埃及的太阳圆盘变成了天主教圣人头上的光环。古埃及生育女神伊希斯怀抱儿子光明之神荷露丝的壁画为圣母玛丽娅抱着小耶稣的画像提供了蓝本。几乎所有天主教的仪式——如主教加戴法冠、圣坛、礼拜式上唱荣光赞歌以及领圣餐等等——都直接来自那些早期的神秘异教。”

  “您说什么?”索菲转过脸去看了看兰登,又看了看提彬。

  提彬叹息道:“千万不要让一个符号学家去研究基督教的圣像。那些圣像没有一个是基督教自己的。基督教之前的神灵密斯拉——波斯神话中被称之为‘上帝的儿子’或‘世界之光’的光明之神——出生于十二月二十五号。他死后被埋进了石墓,三天后就复活了。另外,十二月二十五号还是古埃及冥神、古希腊神话中的美男子阿多尼斯以及酒神狄俄尼索斯的生日。而新出生的奎师那神也会被供奉上黄金和乳香。甚至基督教每周的礼拜日也是从异教那里偷来的。”

  提彬说:“这是有历史纪录的。达·芬奇肯定知道这一事实。《最后的晚餐》实际上就在向人们宣告‘耶稣和抹大拉的玛利亚是一对’。”

  “为什么这样说呢?”

  索菲回头看着那幅壁画。

  兰登说:“本来基督教遵奉的是犹太人的礼拜六安息日,但康斯坦丁却把它改成了异教徒们敬奉太阳的那一天。”他停了一下,笑着说道:“时至今日,大部分人都会在星期天早上去教堂做礼拜。但他们都不知道,那是异教徒们每周一次供奉太阳神的日子,也就是‘太阳日’。”

  提彬指着壁画中间的两个人,对索菲说:“看,耶稣和她穿的衣服正好对应。”

  索菲听得头脑发昏。“那么,这些都跟圣杯有关吗?”

  索菲一看,惊得目瞪口呆。确实,他们衣服的颜色是对应的。耶稣穿着一件红罩衣,披着一件蓝斗篷;玛利亚·抹大拉则穿着一件蓝罩衣,披着一件红斗篷。一阴一阳。

  提彬说道:“一点关系也没有。请听我说下去。在这次宗教大融合中,康斯坦丁需要强化新基督教的基石,因此他组建了著名的‘尼西亚联合会’,联合全球的教会。”

  提彬说:“还有更奇妙的。看这里,耶稣的臀部和她的臀部靠在一起,而且正准备分开来为他们之间这个明显的实体留出空间。”

  索菲知道尼西亚是《尼西亚信经》的产地。

  还没等提彬指明,索菲已经注意到那幅画的焦点上有一个明显的
V形——和那个代表圣杯和女性子宫的图示一模一样。

  提彬说道:“在这次大会上人们就基督教许多方面的问题都进行了辩论和投票,比如像复活节的日期、主教的职责和圣礼的管理,当然也包括耶稣的神性。”

  “最后,”提彬说道,“如果你不把耶稣和抹大拉看作是人物,而只看作是构图的要素的话,你就会注意到一个明显的轮廓。”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一个字母的轮廓。”

  “我不大明白。神性是什么意思?”

  索菲马上就辨认了出来。而且,与其说她看出了那个字母,倒不如说突然之间,她的眼中只有那个字母的轮廓了。毫无疑问,在这幅画的正中间有个巨大而完美的“M”的轮廓。

  提彬大声说道:“亲爱的,在那个时候之前,耶稣的追随者们认为他是一个凡人预言家,一个伟大而能力超群的人。但无论如何,他是一个人,一个凡人。”

365bet亚洲官方投注,  提彬问道:“这太完美了,绝对不是巧合。你说呢?”

  “不是上帝的儿子?”

  索菲惊呆了。“为什么会这样?”

  提彬说道:“不是。‘耶稣是上帝的儿子’是由官方提出的,这一说法在尼西亚联合会上被投票通过。”

  提彬耸耸肩说道:“理论家们会说那代表着‘婚姻’(Matrimonio)或‘玛利亚·抹大拉’(Mary
Magdalene)。但说实话,没人能肯定。唯一能确定的就是画上确实隐藏着一个‘M’。许多跟圣杯有关的事物都包含着隐形的M,不管是水印,还是底层色或构图暗示。当然了,最耀眼的‘M’要算伦敦‘我们的巴黎女士’圣坛上的那个了。那是由隐修会的前任掌门纪恩·考克图设计的。”

  “等一等。你说耶稣的神性是投票的结果?”

  索菲想了想,说道:“我得承认,隐形M的故事确实很引人人胜。但我认为,没人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耶稣跟抹大拉的婚姻。”

  提彬补充道:“投票结果比较接近,险些没被通过。但不管怎样,确立耶稣的神性,对罗马帝国的进一步统一以及增强梵蒂冈中心的权力都至关重要。通过确立耶稣神性的手段,康斯坦丁把耶稣变成了一个超脱于人类世界、权力不容侵犯的神。这不仅揭开了异教徒们进一步挑战基督教的序幕,还使得基督的追随者们只能通过罗马天主教堂——这个唯一确定的神圣途径——来给自己赎罪。”

  “不。”提彬边说边走到一张堆满了书的桌子旁。“正如我刚才说过的,耶稣和抹大拉的婚姻是有历史记载的。”他开始在藏书里费力地寻找着。“而且,说耶稣是个已婚男人,比《圣经》里说他是个单身汉的观点更站得住脚。”

  索菲看了兰登一眼,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索菲问道:“为什么呢?”

  提彬继续说道:“把耶稣确立为救世主对充分发挥罗马教堂和罗马帝国的政府职能非常关键。许多学者都宣称,早期的罗马教堂把耶稣从他原来的追随者那里偷走了,抹杀了他作为人类的要旨,把他裹进不可侵犯的神的斗篷里,以此来扩大他们自己的权力。我就此写过好几本书。”

  提彬忙着找书,兰登接过话茬。“耶稣是个犹太人,而按照当时的传统,犹太男人是必须结婚的。根据犹太人的习俗,独身是要受到谴责的,一位犹太父亲有义务为他儿子找一个合适的妻子。如果耶稣没结婚,至少《圣经》中会有福音提到这件事,并为耶稣的独身作些解释。”

  “那些虔敬的基督徒每天都会给您发一封充满仇恨的信吧?”

  提彬找到一本大书,把它拽到跟前。那本皮革封面的书有海报那么大,像一本大地图。书的封面上写着:《诺斯替教徒福音书》。提彬打开书,兰登和索菲走了过去。索菲发现书中是一些古代文件的放大照片,那些文件是写在破烂的草质纸张上的。索菲看不懂那些古代文字,但每页的边缘都印有译文。

  提彬不同意:“为什么他们要发那种信?绝大多数受过教育的基督徒都知道基督教的历史,都知道耶稣是个伟大而能力超群的人。康斯坦丁卑鄙的政治花招一点也抹杀不了耶稣的伟大。没人会说耶稣是个骗子,或否认他曾行走世界各地,激励了千千万万的人过上更美好的生活。我们所说的只是康斯坦丁通过利用耶稣的重大的影响和尊贵的地位,塑造了今天的基督教。”

  提彬说:“这些是我刚刚提到的《科普特教徒古卷》和《死海古卷》的照片,都是基督教最早的文件。让人头疼的是,它们跟《圣经》上的福音不一致。”提彬把书翻到中间,指着一篇文章说道:“最好从《菲利普福音》开始。”

  索菲瞅了瞅她面前的那本艺术书,急着想离开,去看一下达·芬奇画的圣杯。

  索菲读着那段文字:

  提彬加快了语速:“其中的曲折在于,由于康斯坦丁是在耶稣去世四百年后才把他说成神的,因此有成千上万份记录着耶稣的凡人生活的文件依然流传着。为了改写历史,康斯坦丁知道他必须采取大胆的行动。由此,基督教历史上影响最为深远的事件发生了。”提彬停了一下,盯着索菲,继续说道:“康斯坦丁下令并出资编写一本新的《圣经》。这本《圣经》删掉了那些夸赞耶稣作为一个凡人所表现出来的美德的福音,而将那些把他描述得像神一样的福音添油加醋了一番。早先的福音书被查禁焚烧掉了。”

  救世主的同伴是玛利亚·抹大拉。耶稣经常亲吻她,爱她胜过其他门徒。其他的门徒很气恼,表达了他们的不满。他们问耶稣:“你为什么爱她胜过爱我们所有人呢?”

  兰登接过话茬:“非常有趣的是,那些选择禁书,而不看康斯坦丁制定的《圣经》的人被称为异教徒。‘异教徒’这个词就是从那时候来的。拉丁语中‘异教徒’的意思是‘选择’。那些‘选择’了基督教真正历史的人反而成了世界上的第一批被排除在基督教之外的‘异教徒’。”

  这段话让索菲很吃惊,但它也没说明什么。“这上面没提到婚姻呀。”

  提彬说道:“让历史学家们庆幸的是,康斯坦丁试图销毁的福音书中有一部分竟流传了下来。《死海古卷》于20世纪50年代,在犹太沙漠库姆巴勒斯坦古村庄附近的一个山洞里被发现。当然了,还有1945年在那格·哈纳地发现的《科普特教徒古卷》。这些文件不仅讲述了圣杯的真实故事,还毫不含糊地表明了耶稣是一个凡人牧师。当然,梵蒂冈为了保持它那欺骗民众的传统,竭力制止这些古卷的发表。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原因很简单,这些古卷明显地展示了历史上存在的分歧和摩擦,明白无误地确认了现在的《圣经》实际上是由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编写而成的。那些人把凡人耶稣基督说成是神,从而利用他的影响来巩固自己的权力。”

  提彬指着第一行,微笑着说道:“恰恰相反,任何一位亚拉姆语的学者都会告诉你,在那个时候‘同伴’实际上是指‘配偶’。”

  兰登对此提出了不同意见。“可是,也要知道,当代的罗马教廷压制这些文件的愿望确实是出于他们对耶稣的真诚信仰。当然,这样的信仰是从他们既定的角度出发的。今日的梵蒂冈中心是由那些非常虔诚的教徒组成,他们确实相信这些反面材料是些伪证。”

  兰登点头表示同意。

  提彬舒舒服服地坐到索菲对面的椅子上,笑着说:“你也看到了,比起我来,咱们的教授对罗马教会可是仁慈多了!可是不管怎样,他说的没错,现在的教士们确实认为这些反面材料是伪证。然而,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千百年来康斯坦丁制定的那本《圣经》是他们唯一的真理。没有^能比那些教化者得到更多的教化。”

  索菲又把第一行读了一遍。救世主的配偶是玛利亚·抹大拉。

  兰登说道:“他的意思是,我们信奉的是父辈们传给我们的上帝。”

  提彬翻着书页,把另外几篇文章指给索菲看。文章都明白无误地记载了抹大拉和耶稣的浪漫关系。对此,索菲惊讶万分。读着这些文章,她突然回忆起了儿时发生的一件事。

  提彬反驳道:“不对,我的意思是,父辈们教导我们的关于耶稣的一切都是假的。关于圣杯的事也不例外。”

  那天,一个怒气冲冲的教士拼命地砸她家的大门。小索菲打开门后,那个教士低头愤怒地盯着她,大声问道:“这是雅克·索尼埃家吗?我要跟他讨论一下他写的这篇文章。”教士举起手里的一份报纸。

  索菲又看了看书上达·芬奇的话。无知遮蔽了我们的双眼,让我们误人歧途。啊!尘世间可怜的人们啊,睁开你们的眼睛吧!

  索菲叫来祖父,祖父带着那个人走进书房,关上了门。“祖父在报纸上写了些什么呀?”索菲立刻跑进厨房,迅速地翻阅着早上来的报纸。她在第二页上找到了祖父写的那篇文章,读了起来。索菲并不完全明白文章的内容,只是大约地知道好像当时法国政府迫于教士们的压力,查封了一部叫做《耶稣最后的诱惑》的美国电影,那部电影讲述的是耶稣和一位名为玛利亚·抹大拉的女士发生性关系的故事。而祖父评论说罗马教廷太自大了,不应该查封这部电影。

  提彬拿起书,翻到中间。“最后,在我给你看达·芬奇画的圣杯之前,你先看一下这个。”他翻到一幅彩色的图片,那个图片整整占了两页纸。“我想你肯定认识这幅壁画。”

  索菲想道,怪不得那个教士当时那么激动。

  他在开玩笑吧?索菲看到的是世界名画——达·芬奇为米兰附近的感恩堂创作的壁画——《最后的晚餐》。那幅已遭风化的壁画描述的是耶稣对他的门徒宣布会有人背叛他时的情景。“我知道这幅画。”

  “这是色情!是渎神!”教士从书房里出来,冲向前门。“你怎么能认可这种事!这个叫马丁·司高斯的美国人是个渎神者,教会绝对不会允许他在法国宣传这种东西的!”教士冲了出去,“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那就请允许我耍个小小的把戏。请合上眼。”

  祖父走进厨房时,发现索菲在看报纸,皱着眉头说道:“你的动作还挺快。”

  索菲合上了眼,不知道他会耍什么花样。

  索菲问道:“是因为您认为耶稣有女朋友吗?”

  提彬问道:“耶稣坐在哪儿?”

  “不,亲爱的。我是说教会不应该对我们指手画脚,告诉我们什么应该信,什么不应该信。”

  “中间。”

  “那么,耶稣有女朋友吗?”

  “好的。那么,他们在分发和享用什么食物呢?”

  祖父沉默了片刻,说道:“如果有,会很糟吗?”

  “面包。”这还用问?

  索菲想了一会儿,耸耸肩说道:“我不在乎。”

  “很好。那么,他们在喝什么呢?”

  雷·提彬爵士继续说道:“我不想再多谈耶稣和抹大拉的婚姻,那已经被当代历史学家研究烂了。相反,我要告诉你这个。”他指着另一篇文章说道,“这是从《玛利亚·抹大拉福音》上摘抄下来的。”

  “酒,他们在喝酒。”

  索菲还从未听说过有关于抹大拉的福音。她读着那段文字:

  “非常好。最后一个问题。桌子上有多少个酒杯呢?”

  彼得说道,“救世主真的背着我们跟一个女人讲话了吗?我们需要掉转方向,都听她的吗?比起我们来,他是不是更喜欢她啊?”

  索菲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这是个圈套。饭后,耶稣拿起酒杯,轮流传给他的门徒,共享美酒。她说道:“一个。而且是高脚酒杯。”耶稣的杯子。圣杯。“耶稣传递的是一个高脚酒杯,就像现在的基督徒在圣餐礼上所用的那样。”

  莱维回答:“彼得,你的脾气总是这么暴躁。现在,我发现你正在跟那个女人斗争,简直把她视作敌人。如果主认为她值得爱,你又有什么资格来反对她呢?主当然了解她了。那也是他爱她胜过爱我们的原因。”

  提彬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就睁开眼吧。”

  提彬解释道:“他们说的那个女人就是玛利亚,抹大拉。”

  索菲睁开眼,看到提彬在得意地冲着她笑。她低下头看着那幅画,让她大吃一惊的是,桌子旁边的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杯子,连耶稣也不例外。有十三个杯子。而且这些杯子都是平底的玻璃小酒杯。画上根本就没有高脚酒杯。没有圣杯。

  “就因为耶稣更喜欢玛利亚吗?”

  提彬眨着眼,说道:“很奇怪是吧?根据《圣经》和圣杯传说,圣杯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可奇怪的是,达·芬奇好像忘了把圣杯画上去。”

  “不仅如此。除了喜爱还有其他的利害关系。福音指出,耶稣怀疑他将会被捕并被钉上十字架。因此,他就告诉玛利亚·抹大拉应该怎样在他死后继续掌管他的教堂。结果,彼得对听从一个女人的命令非常不满。我敢说他是一个男性至上主义者。”

  “艺术专家们肯定注意到这个问题了。”

  索菲辩解说:“那可是圣彼得!耶稣依靠他才建立起了教堂呀。”

  “你会吃惊地发现,大部分的专家对画中的异常要么没发现,要么就故意视而不见。实际上,这幅壁画是通向圣杯秘密的关键所在。达·芬奇把这个秘密堂而皇之地画在了《最后的晚餐》上。”

  “没错。但根据这些未经篡改的福音,耶稣没有命令彼得去建立基督教堂,而是让玛利亚·抹大拉去做。”

  索菲急切地打量着那幅画。“这幅壁画告诉我们圣杯是什么东西了吗?”

  索菲惊异地看着他,说道:“您是说基督教堂是由一个女人建立的吗?”

  提彬轻声说道:“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什么人。圣杯不是一件物品。实际上,它是……一个人。”

  “原计划是这样的。耶稣实际上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他想让玛利亚·抹大拉来掌管他的教堂。”

  兰登指着《最后的晚餐》说道:“彼得对此很不满。他在这里。你可以看出达·芬奇完全意识到了彼得对玛利亚·抹大拉的憎恨。”

365bet亚洲官方投注:一场侦探式的宗教传道,第五十八章。  索菲又一次无言以对。画上的彼得恶狠狠地斜靠着玛利亚,他的手像刀刃一样横在她的脖子上。跟《岩间圣母》上的那个威胁的姿势一模一样。

  兰登指着彼得旁边的几个门徒,说道:“看这里,有些不吉利,是吧?”

  索菲眯起眼,看到有一只手从那群门徒中间伸了出来。“这就是那只握着匕首的手吗?”

365bet亚洲官方投注:一场侦探式的宗教传道,第五十八章。  “是的。还有更奇怪的。如果你数一下他们的胳膊,就会发现这只于属于……它不属于任何人。一只无名之手。”

  索菲不知所措。“对不起。我还是不明白,所有这些是怎样使玛利亚·抹大拉成为圣杯的。”

  提彬又一次叫道:“啊!原来如此!”他转向桌子,拽过一张大图纸,铺在索菲面前。那是一张精心制作的家谱。“很少有人知道,玛利亚不仅是耶稣的左右手,而且早就是一个很有权势的女人了。”

  索菲看到了那本族谱的名称。

  《本杰明家族》

  提彬指着家谱的顶端,说道:“玛利亚·抹大拉在这里。”

  索菲大吃一惊。“她竟然是本杰明家族的人?”

  “没错,”提彬说道,“玛利亚·抹大拉是王室的后代。”

  “可是我总以为抹大拉很穷。”

  提彬摇摇头:“把玛利亚·抹大拉说成妓女,就是要掩盖她跟她那权倾朝野的家族的关系。”

  索菲转头看着兰登,兰登点点头。她看着提彬,问道:“为什么早年的罗马教廷会在乎抹大拉是否有皇家血统呢?”

  提彬微笑着说道:“亲爱的孩子,与其说罗马教廷关心玛利亚是否有皇家血统,还不如说他们更关心她跟同样有着皇家血统的耶稣的夫妻关系。正如你所知道的,根据《马太福音》,耶稣属于大卫王家族,是犹太王所罗门的后代。跟权势极大的本杰明家族联姻后,耶稣就把两个家族联合了起来,从而结成了有效的政治联盟。这样,他就有可能合法地要求继承王位,恢复所罗门王的皇族。”

  索菲感到他终于要切人正题了。

  提彬看上去很兴奋。“关于圣杯的传说实际上是关于王室血统的传说。圣杯传说中提到的‘盛着耶稣鲜血的杯子’……实际上说的是玛利亚·抹大拉——传承耶稣王室血统的女性。”

  这话好像穿越了整个书房,又传了回来,最后才完全进入索菲耳中。玛利亚·抹大拉传承耶稣的王室血统?“但是,耶稣怎么可能有后代呢?除非……”她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兰登。

  兰登温柔地笑着:“除非他们有孩子。”

  索菲愣住了。

  “等一等,”提彬宣布道,“下面要揭开的就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秘密。耶酥基督不仅结了婚,他还当了父亲。亲爱的,玛利亚·抹大拉就是圣杯。她是生下了耶稣基督王室后代的圣杯。她是传承耶稣王室血统的女性,是孕育神圣果实的那条蔓藤。”

  索菲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可是,那么重大的秘密怎么可能被默默地保守这么多年呢?”

  提彬叫道:“天啊!这个秘密从未被‘默默地’保守过!经久不衰的圣杯传说一直围绕着耶稣基督的王室后代。抹大拉的故事也被用形形色色的比喻和各种各样的语言公开宣传了几百年。只要你注意看,有关她的传说到处都有。”

  索菲说道:“那么,那些有关圣杯的文件呢?据说那里面藏着耶稣有后代的证据,是吗?”

  “是的。”

  “那么,圣杯传说都是关于王室血统的了?”

  提彬说道:“确实如此。圣杯这个词来自于‘San
Greal’。最早的时候,‘Sangreal”是在不同的地方断词的。”提彬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了两个字,然后递给她。

  索菲看着纸条。

  Sang Real

  她立刻明白了它的含义。

  “Sang Real”的字面意义是“Royal Blood”(王室血统)。

相关文章